NEWS新闻中心

卢蒙上了椿树沟

2020-02-03 05:00:00
浏览次数:
返回列表


卢蒙上了椿树沟(图1)

卢蒙上了椿树沟(图2)

卢蒙上了椿树沟(图3)



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。《舌尖上的中国》算是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的成名作,以此片为标志,中国的导演们算是会鼓捣纪录片了。片子拍得是真不错,创意、镜头语言、对食材和烹饪的理解,都拿捏得到位。

        片子好是好,但好像我们北方人不太会吃,不太讲究吃似的,反来复去的都是南方的东西。终于有这么几分钟对准了我们山东,对准了我们沂蒙,镜头上出来的还是我们吃得都不稀吃的一样东西——煎饼!别看平常不稀罕,让中央台这伙子人这一拍,却人人自豪地了不得,这镜头里可有咱熟悉的么了!于是纷纷跑到拍摄地——天蒙山望海楼子下面的椿树沟。这是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,藏在山旮旯里,隶属于垛庄镇黄姑庵大行政村。

要说这垛庄,本来是咱沂南的,上世纪五十年代被蒙阴人虏了去,至今还没还咱。等哪位沂南人有本事了,孬好再拾掇回来。别看村子小,历史也太短,1668年,也就是康熙朝大地震那年,这村子就有了,说村子长满椿树,就叫了椿树沟。

但这种树好长八荚子,人触上就和蝎子蛰了似的,扁嘴吃了欲哭无泪地扬个脖子直喊娘,后来慢慢地清理了,但没耽误了叫椿树沟。天蒙东环叫什么沟的有得是,什么枝子沟、梧桐沟、黑沟、狼房沟、磊石沟、沙峪沟------都是蒙山上下来的水冲的,沟里全是大石头蛋,大石头蛋底下是细细的沙子,两边是山崖、是各式各样的绿树。

      大热的天,寻思着这山沟里绿荫环抱,涧水清幽,必定是消暑的好所在。在钢筋水泥里呆得窒息了,便行车百里赶到椿树沟。按说山里的人应该实诚不是,可椿树沟的人鬼的要命,离核心区还有十多里,就不让行车了,必须换乘他们的电瓶车进入,贵倒是不贵,来回趟才二十,可毕竟这钱不花也行呀。我们沂南这边怎么不想这好法子呢,每年彩蒙山樱桃节,就不知道在南石门安个换乘点,让所有的车辆在狭窄的山路上挤成蛋。以后,竹泉那的,在县城就让他们换乘!

        穿着短裤、鞋刮答子走的,却跟着一队装备齐全的驴友穿山越岭上沟顶看瀑布,在一处60度的险坡上,被他们劝住了,说来回你们腿受不了,可能要被山草割花了。拖家带口就是不一样,当年我也是这身打扮,也曾上过百花峪上边上刀山的。现在不行了,上有老婆下有孩子,还是不要一意孤行为好,就一路返回到了山涧戏水去了,还是这里人马多,全赤脚泡在清冰凉的涧水里,惬意的样子。小孩不怕水脏,用矿泉水瓶子装了水就喝,孩子们间打着水仗,疯起来了。有些小资派的女人,守着这摊水,玩起深沉,拿本破书呆坐在石头上,脚泡在水里,好像是必须这样才能看得下去。小人物就是小人物,毛爷爷当年看书专门找菜市场的!

        小资毕竟是少数派,大多数人来这就是想乘个凉,吃个饭。这社会,你有需求,这里就有供给,供给侧资源海海的,为了让来客过过瘾,他们想方设法地钻山洞,搭草屋,起水阁,建水榭。得感谢那设计者,没让各家各户自己胡鼓捣,店与店之间依托地势水势,搭配的还很合理。

你站在一个地方,朝四下里看,和苏州园林似的高低错落、阴阳结合、虚实相扣,很少有让人感觉心里堵的地方,可惜的是,服务质量还是差了把火候,菜是土菜,但品相不应土。沟是野沟,但活不能野。客人一多,有时忙厉害了,等半天挨不上号,都挤在厨房排除等菜,这盘吃净,那盘还没上来。心眼活的人,不想在这二逼似的苦等,就快开车跑到山下找有空调的饭店去了。

       桑拿的天,小小的椿树沟里,运客的车辆接二连三地朝里面灌人,这拉的那是人,分明是人民币。咱们沂南像椿树沟这样的风景多了去了,却都像个怨妇似的,天天瞪瞎了双眼,半年接不了一个客。为何?缺的是脑子,缺少的是文化的包装,这现在,文化资源才是第一资源,是启动器,是制高点,是第一生产力。

       椿对沟热起来了,他们真得好好感谢CCTV,感谢《舌尖》,但我不是笑话他们,当年拍煎饼的那个地方,你看让他们收拾的,两块石头和了点水泥粘在一起,烂字一个。土不土洋不洋的,就差点上香炉子给陈晓卿导演烧香了。败坏哈!




卢蒙上了椿树沟(图4)

卢蒙上了椿树沟(图5)

卢蒙上了椿树沟(图6)

卢蒙上了椿树沟(图7)卢蒙上了椿树沟(图8)

卢蒙上了椿树沟(图9)

卢蒙上了椿树沟(图10)

卢蒙上了椿树沟(图11)

卢蒙上了椿树沟(图12)卢蒙上了椿树沟(图13)

卢蒙上了椿树沟(图14)

卢蒙上了椿树沟(图15)

卢蒙上了椿树沟(图16)

卢蒙上了椿树沟(图17)

卢蒙上了椿树沟(图18)

卢蒙上了椿树沟(图19)卢蒙上了椿树沟(图20)


卢蒙上了椿树沟(图21)




搜索